赝太子 第一千四十七章 夕可死矣(1/3)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

  不过这事,光猜测可不管用,还需要真实现了才成,所以看到官服的人,哪怕个个猜到了,都不在脸上流露出来,只是更庄敬了。

  本来岑寂的院落,更是肃穆庄严。

  一片寂静中,柴克敬在前,一个脸色苍白的年轻人只退了一步跟随在后,后面是三个县令,都面带喜色,细看又有些不安,看来是先通过气了。

  甲兵按刀随行,脚步橐橐,带着肃杀。

  “知府大人!”众官吏一齐行礼:“给大人请安!”

  “诸位请起!”柴克敬颌首还礼,说:“这位是本届状元余律余大人,是皇上钦点的钦差随员!”

  “余下三位知县,大家都认识,就不多介绍了。”

  “给余大人请安,给三位大人请安!”众人又啪的行礼,接着,陷入了沉静

  柴克敬目光扫过,久久不语。

  而众官吏更是腰一沉,静得一片死寂,只听风声以及远处的人声和牛蹄声,良久,柴克敬才沙哑着嗓子说着。

  “我知道你们有不少,有功劳,有苦劳,有的甚至是吏部或刑部嘉奖者。”

  “可官吏不相通,以朝廷体制,你们许多人,都几乎毫无机会!”柴克敬平平淡淡的说着,下面的人,大部分一阵骚动,却无人说话。

  “这次,机会来了!”

  “诸位,能来,都是经过深思熟虑的,我不多说甚么了!”

  “你们要作的,就是当官,然后把各个衙门都控制住,最后,就是大家共议下,哪些人是贪官污吏,是要抄家,是要杀头!”

  说罢柴克敬一回身,双膝跪下叩头,说:“恭请太孙!”

  “千岁!”

  众人早知来的是谁,一起拜下。

  随着这一声,是铮然作响,听着是甲胄在走动时的碰撞声。

  一群甲兵簇拥一人从外面走入,等候的官吏都越发垂下了脑袋,让自己尽量看起来谦卑。

  而等到被拥着而至的人走到所有人的面前,无需提醒,口中齐声山呼:“臣等拜见太孙,千岁,千岁!”

  苏子籍面向众人,微微抬了下手:“诸位,起来吧。”

  在众人站起来后,苏子籍的目光扫过这些人。

  或老或少,但是最年轻也有三十余岁了,官品不一,个个神态恭敬。

  整个场面寂静无声,众人一声不吭,都屏住呼吸,等候着太孙发话。

  有人站在前面,微微抬眸看了一眼,正看见太孙颌首:“孤奉皇上旨意,查巡粮库不法之事!”

  “临行前,皇上醇醇叮嘱,粮仓乃军民命脉,百万衣食所系,不可不谨,也不可不严!”

  “这万钧之担,压在孤肩上,孤虽力薄,却不敢不用心!”

  “大家都是忠贞清白之臣,作出的选择,也使孤欣慰,但现在事情才开始,还需要诸臣工尽心勉力。”

  这番话,听着很场面话,但人人神色肃穆,更有不少人暗暗咀嚼,余律知道的更多,更上若有所悟。

  许多人觉得这是场面话,可实际上,这是太孙真心话,也是根本之话。

  在说完这番话后,太孙转过身,接着吩咐:“宣下吧。”

  一旁的柴克敬立刻躬身应着:“是。”

  接下来,就直起身,看向面前站着的这群人,表情严肃:“高华县县丞庄敬庄大人,请上来吧。”

  高华县县丞庄敬,虽早有预料,可第一个被叫上去的人是自己,还上嗡了一声。

  他不过是前朝落魄秀才,新朝初开,急-->>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